江蘇新聞網新聞中心
網站首頁 > 家電

合肥:民辦幼兒園刮起“漲價風”


 

 
http://www.jiangsunews.cn 時間:2010-3-16 10:23:49 來源:江蘇新聞網  
116347

     合肥市首個學前教育條例實施,因為在幼兒園收費、無證園管理、幼兒園布點等方面明確“表態”,很多家長還是面露欣喜,“聽說了,我們還想著收費能降一點呢,我們娃上學時交的贊助費可不少。”

    不過,不但沒等來“降價”,家長們反倒聽見了“漲價”的消息。新學期開學,記者走訪了一些幼兒園發現,條例的規定已漸入人心,不過個別民辦園已悄然提價。

    有關部門對此表示,現階段對于民辦園的收費還沒有更好的遏制手段。

    家長

    新學期收費漲了600元

    “啊?怎么還漲價了?”新學期第一天,家住城南某小區的謝女士發現,孩子上的幼兒園新學期的學費漲了600元。“原來1000多元算是比較公道了,現在一下子要2000多元了,嚇了我們一跳。二月份的那個條例這不是讓我們白歡喜一場么?”

    據記者對不同地區不同類型幼兒園的抽樣調查,每學期學費加伙食費2000多元,加上被褥等雜費、興趣班班費,不過3000元的學費在合肥市民辦園中還不算最貴。與該幼兒園不到兩站路的范圍內,共有4所一定規模的民辦園,其余3家每學期的費用都在4000元朝上,最貴的一家達5000多元。

    據悉,除去那些不規范的、無證的、作坊式的幼兒園,有正規的兩教一保、標準的安全衛生、一定面積的獨立園區等標準化正規民辦園,其學費一般都在2000多元,高檔小區內、知名度較高的一些民辦園要升至3000元左右,孩子們上這些學校,家長們一學期下來要備好4000-6000元。

    民辦園

    再不漲點就要撐不住了

    對于謝女士的抱怨,該園園長表示,早在去年秋季入學時,該園備案物價局的收費標準就已是現在的水平,“那時因為已按原來的標準收取了一部分孩子的學費,所以暫時沒有漲。”

    園長告訴記者,漲價也是為了生計:“不算硬件改造和投入,僅房租今年就漲了2萬,老師工資每個人也加了近100元,水費、電費、食品等物價都在上漲,我們還不漲點學費,幼兒園要不了多久就撐不住了。”

    記者隨后走訪發現,雖然只有一家民辦幼兒園明確喊起了“漲聲”,但私底下還有不少民辦幼兒園也正醞釀著漲價。

    其中一位民辦園的園長告訴記者,教師待遇、場地租金、硬件改善是幼兒園的三大支出,而這些費用在近些年都提高了不少。“完全是自力更生,如果辦的好,區教育局會一次性獎勵六千到一萬元不等,民辦園的生存也很艱難啊,也就是一個‘維持’的水平。”

    家長對此很無奈,“現在很多公辦園都人滿為患,我們想進都進不去,就只好挑一些好的、近的民辦園,老師跟我們說,我們家伢上的這個園的孩子也多了,整個投入也大不少, 想漲學費。”

    物價部門

    對民辦幼兒園無定價權

    據了解,目前省城有各級各類有證幼兒園435所,其中,287所幼兒園屬于民辦性質。公辦幼兒園收費已有上限,而“民辦學前教育機構依據辦學成本,合理確定保育與教育費標準,報所在地物價和教育行政部門備案后公布執行。備案應當提供備案報告和定價測算資料。”

    “為什么不設一個上限?”很多家長認為,條例中的相關規定對民辦幼兒園根本就起不到限制的作用,“還是由著幼兒園自己啊。”

    “不是不管,是只能備案不能定價。”針對家長們的疑問,合肥市物價局國家機關及公益事業收費管理處副處長龔仁斌解釋說,“如果我們響應家長的要求,制定核算標準、甚至直接定價,那就是違反國家法律的”

    龔仁斌所說的法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的第37條:民辦學校對接受學歷教育的受教育者收取費用的項目和標準由學校制定,報有關部門批準并公示;對其他受教育者收取費用的項目和標準由學校制定,報有關部門備案并公示。

    “物價部門現在對于民辦園只能核查他的辦學許可證、要求他們積極來備案。”龔仁斌同時透露,目前物價局已經和教育局、政府法制辦等部門商討,在不違反國家法律前提下如何解決教育高收費問題。

    呼吁

    幼教可否納入義務教育

    “民辦園收費不能算高,只是我們太低了,一比較就覺得他們高。”合肥市某市級一類幼兒園負責人說。

    據了解,合肥市對各級別公辦園收費均設有“上限”:省一類、市一類、普通園分別為2000元、1800元、1400元。

    公辦園被收費“束縛”,即便放開了收費的民辦園很多也喊“緊張”,園長們都期待政府的投入能更多、扶持力度更大、政策更優惠。

    新的《條例》中明確表示:政府每年對學前教育的投入,應按當年財政性教育不低于5%的比例確定,有關人士估計2010年這個數字獲獎達到900萬。

    “如果能劃撥到位,對幼兒園的發展是很好的促進。”而對于游離在義務教育門檻外的幼兒園,他們還希望義務教育能有“擴大化”的一天,“至少也給我們一些機會,比如享受義教階段學校生均成本補助。”(實習生 趙乾坤 本報記者 張沛)

(責任編輯:安平 )
上一條:潛山:高考錄取通知書母校一“睡”半年
下一條:兩用戶投訴安凱“華夏”客車質量問題

·合肥:共享文明成果共謀文明發展 爭創文明城市
·合肥:轄區政府將可對企業小區進行綜合開發
·合肥:中醫藥技術進社區 緩解看病難
·合肥:打造社區CEO管理模式 提高服務
·安徽合肥:國學教育從娃娃抓起
·合肥:社區里的“愛心互助社”
·合肥:軍民魚水情深 共創雙擁模范城
·關注“世界艾滋病日” 合肥:同性戀染艾增長快
·合肥:20余家房企搶灘“金九銀十”欲推新盤
·合肥:20余家房企搶灘“金九銀十”欲推新盤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总动员开奖结果